s
关于我们

周亚夫细柳营 翻译

作者:admin 文章来源:未知 2018-08-04 03:23

  释译:汉文帝亲劳军队,到霸上和棘门两军中时,都能骑马径直进去,将领们都下马迎接和送别。接着到细柳军,只见士兵个个身披铠甲,磨利兵刃,把弓拉满(彀gou:张满弓弩),常备不懈。皇帝的先遣使到了,进不去。先遣使说:“皇帝就要到了。”军门卫官说:“我们将军有令:军中只听将军的命令,不听皇帝的诏旨。”等了不久,文帝到了,也不能进。于是文帝就派使者拿着符节传旨给将军说:“我要进去慰劳部队。”细柳营将军周亚夫才传下命令打开营门。管营门的官兵对文帝随行的骑士说:“将军有规定,军营内不准骑马奔跑。”于是文帝也只有勒住马缓慢慢走。到营中,将军周亚夫手执武器长揖说:“穿甲戴盔的人不能下拜,请求用军礼相见。”文帝为之动容变色,只有俯身扶轼为礼(式:扶轼致敬),并派人示意说:“皇帝恭敬地慰劳将军。”礼毕才回去。出了军门,大家都很惊恐,文帝却说:“啊!这才是真正的将军啊!”

  汉文帝后元六年,匈奴大规模侵入汉朝边境。于是,朝廷委派宗正官刘礼为将军,驻军在霸上;祝兹侯徐厉为将军,驻军在棘门;委派河内郡太守周亚夫为将军,驻军细柳,以防备匈奴侵扰。

  皇上亲自去慰劳军队。到了霸上和棘门的军营,驱驰而入,将军及其属下都骑着马迎送。随即来到了细柳军营,只见官兵都披戴盔甲,手持锋利的兵器,开弓搭箭,弓拉满月,戒备森严。皇上的先行卫队到了营前,不准进入。先行的卫队说:“皇上将要驾到。”镇守军营的将官回答:“将军有令:‘军中只听从将军的命令,不听从天子的命令。’”过了不久,皇上驾到,也不让入军营。于是皇上就派使者拿符节去告诉将军:“我要进营慰劳军队。”周亚夫这才传令打开军营大门。守卫营门的官兵对跟从皇上的武官说:“将军规定,军营中不准驱车奔驰。”于是皇上的车队也只好拉住缰绳,慢慢前行。到了大营前,将军周亚夫手持兵器,双手抱拳行礼说:“我是盔甲在身的将士,不便跪拜,请允许我按照军礼参见。”皇上因此而感动,脸上的神情也改变了,俯身扶着横木上,派人致意说:“皇帝敬重地慰劳将军。”劳军礼仪完毕后辞去。

  出了细柳军营的大门,许多大臣都深感惊诧。文帝感叹地说:“啊!这才是真正的将军。先前的霸上、棘门的军营,简直就像儿戏一样,匈奴是完全可以通过偷袭而俘虏那里的将军,至于周亚夫,岂是能够侵犯他吗?”长时间对周亚夫赞叹不已。

  汉文帝亲劳军队,到霸上和棘门两军中时,都能骑马径直进去,将领们都下马迎接和送别。接着到细柳军,只见士兵个个身披铠甲,磨利兵刃,把弓拉满(彀gou:张满弓弩),常备不懈。皇帝的先遣使到了,进不去。先遣使说:“皇帝就要到了。”军门卫官说:“我们将军有令:军中只听将军的命令,不听皇帝的诏旨。”等了不久,文帝到了,也不能进。于是文帝就派使者拿着符节传旨给将军说:“我要进去慰劳部队。”细柳营将军周亚夫才传下命令打开营门。管营门的官兵对文帝随行的骑士说:“将军有规定,军营内不准骑马奔跑。”于是文帝也只有勒住马缓慢慢走。到营中,将军周亚夫手执武器长揖说:“穿甲戴盔的人不能下拜,请求用军礼相见。”文帝为之动容变色,只有俯身扶轼为礼(式:扶轼致敬),并派人示意说:“皇帝恭敬地慰劳将军。”礼毕才回去。出了军门,大家都很惊恐,文帝却说:“啊!这才是真正的将军啊!”